欢迎访问肥城市纪委监察委员会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清风文苑
宿建德江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9/17

  漫步新安江畔,但见峰峦挺秀,翠岗重叠,百川飞泻,江流曲折。坐拥如此奇山碧水,是建德人之福,也是中国人之福。

  在浙江建德,我没想到,竟然能与古人枕着同一条江水入眠。

  虽然时令已经过了立秋,但八月的暑气依然尖锐逼人。从萧山机场出来,锐利的阳光就像针尖一样从每一个毛孔扎入体内,令人对建德朋友“17度新安江”的自诩心生疑窦。面对大家疑惑的目光,建德的朋友们微笑不语,只是催促抓紧时间,赶到建德我们还要参观水电站呢。

  抵达建德已是薄暮。马不停蹄,我们参观的第一站就是新安江水电站。

  新安江水电站的大名,大约在小学或初中课本上就见到过,知道它是中国人自己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力发电站。今日第一次亲见,对它才有了更多的了解。水电站1957年4月动工兴建,1960年4月正式发电,仅用了4年时间就把全部投资收回;到目前为止,新安江水电站上缴的利润可投资建设同样规模的水电站13座。现在,新安江水电站年均发电量虽然在全国不再排名第一,但它在中国水电史上的历史地位却永远是第一位的。1959年4月9日,周恩来总理来这里视察后欣然题词:“为我国第一座自己设计和自制设备的大型水力发电站的胜利建设而欢呼!”“欢呼”二字很形象,生动地传达出周总理抑制不住的喜悦之情。发电机厂房墙壁上有一幅巨型油画,描绘的正是周总理那次视察的情景,正好是对题词的佐证。

  新安江水电站坐落在铜官峡谷之间。新安江多峡谷、多急流、多险滩。“一滩又一滩,一滩高十丈。三百六十滩,新安在天上。”这是对新安江的真实写照。这么多的急流险滩,对航运十分不利,但却蕴藏着巨大的水能。特别是铜官峡谷一带,正是落差较大而地质条件良好的地方。1947年,民国政府就提出了在新安江建设水电站的设想,这一设想最终在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得以实现。新安江水电站的建成,不仅为华东地区特别是上海市提供了电力能源,还发挥了防洪、灌溉、航运、养殖、旅游、水上运动、林果业等综合效益,再造了一个新建德。

  进入新安江水电站,一股突如其来的浓浓寒意把我们每一个人都紧紧裹住,大家忍不住惊呼“好爽”。尽管有解说员事先提醒,然而大家还是感觉有点超乎想象,这才明白“17度新安江”并非虚言。解说员告诉我们,新安江的水是从大坝底下70米深处奔流而出,因此常年恒温,保持在14℃至17℃之间。这恒温的江水,使得位于峡谷中的新安江城拥有了“冬暖夏凉”的独特小气候。炎炎夏日,从水电站泄下的江水犹如脱缰的野马奔流而下,搅动了河谷中低气压的空气,从而形成了一阵阵凉风,空气湿润清新,沁人心脾。“水至清,风至凉,雾至奇”是新安江“三绝”。所以,“清凉水世界,梦幻新安江”就成为当地的旅游宣传口号。

  新安江的水清,自古有名。南北朝著名诗人沈约游览新安江时就曾写道:“洞澈随清浅,皎镜无冬春。千仞泻乔树,百丈见游鳞。”唐代诗人李白游历新安江后,慨然叹曰:“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而孟浩然更直截了当地赞叹:“湖经洞庭阔,江入新安清。”如今,新安江水质达到国家一级标准,可以直接饮用,市场上热销的一种纯净水就取自新安江。

  “雾奇”是新安江的第三特色。从大坝底下流泻的江水所产生的湿气流,与峡谷下层气流相激,产生平流雾,江面上一年四季江雾弥漫,这在全国江河中都属罕见。夜游新安江,让我们同时领略了“新安江三绝”。船在江上游,流动的空气湿湿的、凉凉的。一团团或浓或淡、形状变幻多样的云雾在江面上升腾起舞。南岸的山峦,北岸的楼宇,在黄色灯光的映衬和白沙奇雾的弥漫中,勾勒出朦胧的轮廓。

  新安江之行的一大收获,是我惊讶地得知,著名的千岛湖竟然也是新安江水电站的“产物”,她是新安江水电站蓄水而成的水库,因为水库中有1078座岛屿而得名。我多次与千岛湖失之交臂,没想到在这里与她偶遇。站在新安江水电站大坝上眺望远方,眼前一片浩浩荡荡的开阔水面,横无际涯。他们说,这就是千岛湖。不过,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千岛湖极小的一部分。千岛湖的面积为567平方千米,是杭州西湖的88倍;它的蓄水量为178亿立方米,是杭州西湖的3000多倍;沿着它的湖岸线走一圈,60匹马力的机帆船要开上半个月。我有限的想象力无法想象这是怎样的一种壮阔。但我要感谢勤劳智慧的前人,他们不但造福后人,而且美化了我们的环境、我们的生活,让我们在享受他们创造的物质便利的同时,还享受了他们创造的美。

  建德水源的丰沛,山川的秀美,连浙江的朋友都要惊叹,更别说我们这些外省人了。新安江是浙江省的母亲河钱塘江的干流,钱塘江全长589千米,它的上游新安江就占了373千米。漫步新安江畔,但见峰峦挺秀,翠岗重叠,百川飞泻,江流曲折。坐拥如此奇山碧水,是建德人之福,也是中国人之福。

  关于新安江,唐代诗人孟浩然还有一首诗,更加脍炙人口,那就是五绝《宿建德江》。“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建德江就是新安江流经建德的一段。诗人行舟至此,停船靠岸,远眺江水泱泱,旷野茫茫,天幕低垂,江月近人,油然而起莼鲈之思。

  其实,我到达建德当天,就惊喜地发现酒店紧邻着一条河流。从七楼的窗户看下去,河并不宽,一河碧水,静卧在窗外。河的对岸,并列着一高一低两座小山,山上密布着树木,郁郁葱葱。更远处,山的一角,隐隐约约现出一些楼宇。河的这边,沿岸是一排树木。两山之间,一座石拱桥横跨两岸,如同长虹卧波。河水清澈而静谧,倒映着蓝天、白云、青山、桥梁和绿树,宛如一幅绝美的山水画。我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发到群里,引来一阵惊呼。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新安江。想到今夜将枕着孟襄阳的建德江入眠,一时竟不知今夕何夕。我抬头看一看天空,唐朝的那轮明月还在,洒下漫天的清晖。(徐可)


中共肥城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主办 2001-2014 鲁ICP备05003365号
来信请寄:肥城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邮编:271600